苏蔓不是蔓越莓

沉迷各种盛世美颜。

【原创】八卦党和围观党们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个什么出来hhh
×就当是乱写的段子吧

「1」
韩信有对象了。
这一事件轰的一下卷席了整个公司,于是就出现了每每韩信下班准备回家之时就会被一群对八卦如饥似渴的八卦党堵在小巷子里扯着衣服然后被壁咚盘问的情景。
韩信被问及感受之时淡淡的回了一句:知道被一群饿了十几天快要饿死的疯狗发现了手里有一块肉的那种感觉吗?
众多被指正为快要饿死的疯狗的八卦党表示愤恨,但某一路过的人士表示其实韩信这个形容还是很贴切的,路过人士还惟妙惟肖并且特别夸张地做了一个众多八卦党听到有八卦的时候眼睛一亮然后满脸看起来求知若渴实则猥琐变态的表情。
再然后,这名路过人士被一些不知名疑似闻风而来的八卦党堵在小巷子里一天没有出去。
「2」
韩信明言道不会让八卦党见到他的对象。然后一脸不关我事地继续去做手头里的工作。
众多八卦党都是心急如焚,觉得自己嘴炮上的功力不够不足以让韩信道出事情的真相,于是众多八卦党找上了张良。
张良其人,为人看似严谨刻板,戴上眼镜眼神更是冷光咧咧。但众多八卦党早已知道了这位和韩信关系好得不得了的疑似斯文败类的人其实也是一个八卦党,而且还是一个对八卦有着丧心病狂求知欲的人。
被告知韩信有对象之时,那个告知张良的人明显看到张良镜片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意义不明的精光。
「3」
俗话说人多力量大,为了表示出了这句俗话的人不是在胡说八道,并且打算洗刷一下众多八卦党现在心里的那句其实人多有屁用在韩信面前什么用都没有的奇葩理念观,张良一推眼镜,找上了刘邦。
于是他们那个不修边幅的老板在得知了韩信有对象了之后表示:他要去找韩信对象然后告发韩信平日里是如何如何死板像个老头子根本不逗女孩子喜欢。但他毕竟是个老板不方便去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于是他将此重任委托给了他最看好的张良。但实际上是因为他觉得要是亲自去干这种事情的话会有失他老板的颜面,于是刘邦发挥了自己强大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能力成功的把张良绕晕并且让他答应了这一事。
张良冷漠,觉得老板有屁用这句话才是真理。
然后刘邦在张良冷漠和不信任的眼光终于怂了,于是他清清嗓子表示自己最终还是会在这一事件上打头阵的,结果又引来张良冷漠吐槽说那你之前和我说的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是为了什么,刘邦无法再去反驳张良的话因此他只能顶着众多八卦党那种老板不靠谱的眼神打起了头阵。
「4」
然后刘邦开始思考,刘邦思考出来的结果是韩信一定是被什么奇怪的理念迷惑了这才要瞒着他们不让他们知道,然后他又言正意辞地对韩信说他不能这么看着祖国的栋梁也就是你被灌注奇怪的思想理念,还说他要为了祖国的未来也就是韩信名正言顺地调查这一事件。随后引来一旁张良心里吐槽和脸上的冷漠,和韩信一脸看智障的眼神。
事后韩信表示他完全没听懂刘邦在瞎.逼.逼什么。
最终以刘邦为主,张良为辅的强悍的八卦群众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要继续深入调查韩信对象这一事。虽然八卦党们都不愿意相信刘邦这个迷之不靠谱的人,从之前他找韩信说了一大堆好像很有道理其实屁用都没的话就能看出他绝对不靠谱。
「5」
而八卦党们调查了一小段时间之后,围观群众们发现八卦党们脸上的诧异那是一天比一天多,而打头阵的刘邦似乎见到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东西被刺激到精神不正常了然后进了医院,张良这个头脑看起来比刘邦强大很多的人似乎也不淡定了。
众吃瓜群众表示好奇。
于是他们偷偷摸摸地揪来几个参与了调查的八卦党打算问个清楚。
某一不愿透露姓名的扎着两个丸子头的小萝莉表示:她原本只是去凑个热闹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把韩信掰弯,于是开始尾随八卦大队深入这一事,结果发现真相如此的令人不敢相信……
吃瓜群众表示这很有悬疑小说的感觉,以及掰弯是什么鬼。
某一和小萝莉关系特别好的自称大小姐的女汉子表示:即使他们不愿意相信但还是必须要相信韩信喜欢上了一只鬼!
围观群众表示您这一会相信一会不相信的感觉是什么鬼啊,还有最后一句话是来搞笑的吗。
某一天天被自称大小姐的女汉子追着打的妻管严表示:是的哦,就是一只鬼哦,一只长得很好看的鬼哦!
围观群众表示神.他.妈刚才还有的悬疑小说的感觉一下子就给你这个二.货弄没了,还有一直很好看的鬼又是什么鬼。
「6」
围观群众的力量其实一点都不比八卦党弱。
他们自认为八卦党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查出来之后就打算自己调查清楚,并且同时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了一句说你们八卦党有屁用,最后还不是要靠我们吃瓜群众来解开迷局。
打头的花木兰是个非常不女孩子的女汉子,花木兰表示特别鄙视刘邦那种猥琐的作风,就是见一下别人对象的小事情还要那么深谋远虑玩心机耍套路,这.他.妈不就是问别人一个问题的事情吗。
作为花木兰简称花姐的头号粉丝的简称铠的铠表示花姐您说的对!您说的什么都对!
而一旁的百里守约在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一眼铠之后又看到一名目睹了花姐花木兰对于八卦党的猥琐作风的鄙视的八卦党露出了一个饱含深意和沧桑的微笑,百里守约似乎还在里边看到了一丝幸灾乐祸。
然后百里守约又想到了八卦党的打头人士也就是刘邦前几天不知道犯了什么精神病躺医院里去了瞬间觉得韩信的对象肯定有什么问题。
而他看了看扬言要今晚见到韩信对象的花木兰,嘴张了几次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百里守约表示:今晚又不是我去,我为什么要担心韩信的对象是人是鬼?吓傻吓疯那都不是我的事。
而后得知百里守约这么想的百里玄策表示哥哥你变了!
「7」
花木兰兴冲冲地约了韩信一起回家然后看似很随意地提了一句让我去见见你对象呗,围观群众的心当时就提的高高的,因为这对于韩信对象的八卦其实就是他们围观党和八卦党的一次暗地里的战争。
其实世界上的所有名侦探都比不上我们博大情深的八卦党,更别说围观党了,一个八卦党可以顶他们十个啊。这是刘邦某日突然说出的一句好像很有诗意的话,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但随即就被张良指出用词不准确然后又丢了一次面子。
要知道,围观党自古以来都被认作是围观八卦党掀开那一桩桩八卦案的人群,围观党们对于刘邦那句话气啊,但似乎又无法反驳,只能心里暗暗下到决心说要掀开一桩八卦党都不能掀开的八卦案。
而后随着韩信那一声好啊,紧紧跟在韩信和花木兰身后不远的围观群众们的心瞬间就放了下来,一堆人观察韩信花木兰动向的同时还暗暗拍了拍胸膛,其中得意的道八卦党那些猥琐的手段有什么用,我们这正大光明的一问就问出来了。此话得到众多围观党的赞同。
然后路过人士表示,兄弟你知不知道你们这一群人畏畏缩缩地跟在别人后面偶尔还探个头偷窥别人的样子真的很猥琐啊。
然后他就这样说了出来,再然后他收到了围观党的怒目圆瞪×n,再再然后的某一天他又被一群不知名疑似闻风而来的围观党堵又一次在了小巷子里一天没出来。
「8」
韩信带着花木兰到了他家,花木兰脱鞋子关门的时候还特地把门留了一条缝供围观党偷窥。
一群人你推我推你得挤在了小门缝前想要偷看的样子请大家自行脑补。
“就在客厅见见吧,卧室我就不进了。”花木兰一话看似是怕撞破人家隐私礼貌的不去卧室,实则是去了卧室那围观群众岂不是就看不到了啊,那她一路上小心翼翼地吸引韩信的注意力不让他发现后面那一堆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韩信点头,然后往房间里喊了一声。他说“白,有人要见你。”
然后花木兰和围观群众就听到了卧室门被打开的声音。
哦哦哦哦!
围观党们非常激动,觉得他们马上就要推翻八卦党八卦最厉害这一定论,个个人都有一种迷之见证历史的感觉。
「9」
他们看到一张很好看的脸,一张男人的脸。
围观党们正在惊讶着韩信原来是个弯的,然后就发现那个人是飘着出来的。
门缝外的众人瞬间石化,他们很有默契的同时揉了揉眼睛再次定睛去看。
真的没看错啊!!这他.妈的是飘出来的!!
百里玄策当即一声卧槽,然后百里守约呆呆的又说了一句卧槽。
韩信听到声音望向门缝,看到门缝外一双双冒着精光的眼睛表示无语,他再回头,发现花木兰似乎也被吓到了。
“如你们所见,我是只鬼。”那只鬼笑了笑。
“他叫李白。”韩信在一旁补了一句。
“难道是那个,千百年前,站在月下喝着酒,然后心中突然涌起千军万马,挥笔写下,传诵千年,祸害一代又一代中小学生的李白?”百里玄策又是一声卧槽。
“如果没有重名,那应该就是了。”李白朝门缝友好的笑笑,让人觉得这只长得好看的鬼似乎不怎么可怕,不得不说颜值还是很重要的。
“卧槽……”百里玄策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爆出这个粗口,而他一边的百里守约好像精神出了点问题呆呆的一直没有制止他。
众位围观党瞬间感觉阴风阵阵魑魅魍魉之类的奇怪东西都要从地底下飘出来然后微笑着告诉他们:你们没有看错哦,就是这个样子啊。
“等等,”某一围观群众率先从诧异之中走出来,“那就是说那群八卦党没有骗我们咯,韩信对象确实是一只鬼?”
众围观党一想,是哦,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诶。
那我们他妈的搞这么大的动静最后还把自己吓了一跳到底是为了个啥?
围观党泪流满面,果然比起八卦党他们还是略逊一筹。
「10」
“祸害一代又一代中小学生,你们都是这么说我的吗?”送走了一堆惊魂未定的围观党之后,李白飘到韩信前面问他。
“他们那些文化低,不懂情怀的人才会这么说。”韩信淡淡的回了一句。
他顿了顿,又说:“在我心里,你写的诗是世上最美的文字了。”
李白脸上闪过一丝蜜汁脸红。
百里玄策表示:我他妈干了什么,怎么就成文化低的人了???

【伞修】《错觉》玻璃渣子/虐

★可能ooc了?
★第一次发文呐w多多包涵w
★可能是玻璃渣子?
★梗源自空间,如有任何侵权请私戳,侵权删除w

————————————

「1」
苏沐秋失踪了,又或者说他好像突然就不见了。
那是个早晨,叶修迷迷糊糊地被自己床头柜上边的手机闹钟吵醒了。
他什么时候有的手机?
叶修有些烦躁地抓抓后脑勺,起身朝他旁边的另一张床吼了一声。
没人回应他。
叶修觉得不太对劲。
平日里都是苏沐秋用那有点温柔又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催他起床,他偶尔也会突然早起一次恶作剧戏弄戏弄旁边床位的苏沐秋,而那人总是顶着一张黑炭一般的脸一掀开被子就把他扑倒床上摁住。
今天是怎么了?
叶修从不怀疑自己喊出音量的分贝,他再定睛一看。
苏沐秋的床被收拾的整整齐齐,枕头被人按压到平缓对称,床上的被子也被人收拾的看不到一丝皱纹。
苏沐秋会收拾床不假,但从未做到这种程度。
他的性格并不是那么吹毛求疵。
叶修突然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2」
他们住的这间房子不大,虽说有三个房间和一个客厅,但这三个房间加起来还不到客厅的一半。这客厅也是小的令人发指。
叶修却把这当成了家。
因为这里有苏沐橙,更有苏沐秋。
叶修随意披了件外套就走出小卧房。
他在家就是这般的随意,随意到可以一整天穿着个睡衣度日。苏沐橙偶尔会吐槽他那么两句,苏沐秋却从来都是笑着帮他理顺下衣服上的皱纹,然后习惯性地开口挖苦两句。
客厅一如既往地安静。
沐橙去上学了,沐秋兴许是在那间小书房上着游戏吧。
叶修心下想着,脚下几步就到了小书房的门口。
转开把手,开门。
叶修探了半个身子进去,目光往前边移上去。
那张不大的桌子,底下摆放着两张板凳。不大的桌面上放了两台电脑和很多杂物,摆的零零碎碎一点也不好看。
还是一如既往地乱啊,即使沐橙昨晚收拾了也无济于事。
叶修一时之间感叹了那么一下。
他的目光又在这个安静的屋子里环视了一圈。
苏沐秋不在这啊。
「3」
叶修回到客厅,一看时间已经过了饭点,于是他拿开水给自己泡了一碗面。
叶修看着面前那包塑料包装的泡面散发着热气,拿起塑料叉子准备给这碗面封上之时突然感觉有那么一点手生。
为什么会手生呢?
叶修有些茫然。
他打游戏常常错过饭点,没饭吃的时候自己泡一碗泡面也是常事,这偶尔泡一碗面,怎么会觉得手生呢?
不过,似乎在认识了苏沐秋之后他就没有自己动过手了。
好像从来都是苏沐秋端着两碗面然后一脸愤恨地把他的耳麦扯下来,气冲冲地把面递一碗到他面前叫他赶紧吃。
而他每次都是乐呵呵地接过面然后打趣一下说泡面的技术又好了一点啊。
苏沐秋不在,叶修这才发觉自己有好久都没有泡过面了。
叶修感叹之时也有点疑惑苏沐秋去哪里了,不过他习惯性地没有多想。
往嘴里送了一口面,一股有点发霉的味道就顺着叶修的舌头成功刺激到了他的味蕾。
叶修当即一皱眉头,他再把面转一个小圈看了看生产日期和保质期。
啊,一年前的,不过还能吃。
叶修忍着那股并不好闻的味把这碗面咽了下去。
他暗自决定等苏沐秋回来之后,一定要好好向他抱怨一下这碗面是有多么多么难吃,顺便吐槽一下苏沐秋平时一周一次的扫除怎么这么没用,连快过期的方便面都没有发现。
他什么时候才回来?
叶修不禁微微倾下身子往门口看了那么一眼。
「4」
轻微的敲门声就在此时响了起来。
叶修心里突然就多出了那么一丝激动。
他几乎是以最快的步伐冲到了门口,带着一丝期待地打开了门。
“嘎吱”一声。
苏沐橙的脸在门开的那一瞬间映入了叶修的眼帘。
叶修有些讶然。
“沐橙,你……”你不是要上学吗?
“叶修哥,今天是哥哥的祭日,这个时间,我们该出发了。还有…你昨天不知道犯了什么怔偏要在这里睡一晚,现在…你还好么?”
苏沐橙带着关切的话语响起在叶修的耳畔。
这话像五雷轰顶一般轰在了叶修的头上。
他的大脑轰的一声,脑子里好像有什么炸开了。
「5」
叶修呆愣地,一下子瘫坐在身后的沙发上。
苏沐橙后来说了什么话,他已经听不清了。
突然,叶修嘴角挂起一抹苦笑。
是啊,忌日。
苏沐秋早就不在了啊。
那个人留下的痕迹,似乎也被时间逐渐淡化。
很多年前的那个早上,他丢下叶修一个人永远地走了。
而叶修,他不过是在自己骗自己,又或者在他的潜意识里,苏沐秋永远都没有离开。
怪不得那碗面都快过期了还没被人丢掉,怪不得他早晨会被手机铃声吵起来。曾经的他,可是从来不用手机的啊。
他的心像被纠住一般的剧痛。
像有人拿着刀往他的心上又割了一刀。
“混蛋啊……”叶修突然喃喃出声。
“混蛋啊……”叶修突然又笑了起来,他的泪水也随着那一抹笑喷涌而出。
“混蛋啊……”他第三次重复这一句话,眼神已然有些浑浊,泪水越流越多。
苏沐秋,你这个混蛋啊!
我不要你活在我的荣耀里啊!你给我醒过来啊!
叶修又一次哭得像个小孩,泪水又一次在他的脸上如雨滴一般落下。
上一次哭,他是在苏沐秋下葬的时候,
跪在苏沐秋的棺材前,哭着求他别走。
-END-